30周年专题

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官方微博

黄埔大讲堂第四期 迈克尔•桑德尔教授《正义、金钱和市场》讲座花絮

文章来源:对外事务办公室     浏览次数:11656     发布时间: 2013年12月10日

 

  • 媒体见面会精彩花絮:


      12月7日第四期中山大学黄埔大讲堂请来了广受欢迎的哈佛知名教授迈克尔•桑德尔,在晚上的讲座开始之前,桑德尔教授还特地出席了早上的媒体见面会。早晨八点,桑德尔教授到达四季酒店五楼的见面会现场,不停歇地接受了《新周刊》、《南方周末》和《南方日报》三个专访以及一个半小时的记者群访,直至中午12点媒体见面会结束。虽然时间长、强度大,但桑德尔教授仍然认真细心地回答记者的每一个问题,每次开始一个访问或者结束一个访问,他都会热情地与记者们握手、问好,有时还会与记者调侃几句。面对记者模棱两可的自由主义定义,桑德尔教授多次反问,精益求精,可见他作为一个学者的严谨态度。当记者问到美国下次竞选时他会将票投给自由党还是民主党时,桑德尔教授笑着说:“我支持奥巴马。”
 


专访环节


      在这次媒体见面会中,记者们向桑德尔教授提出了很多具有中国特色的问题,比如对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提出的先富带后富桑德尔教授提出了赞成,并且认为先富起来的有责任帮助后者。面对中国官二代、富二代的问题,桑德尔教授认为这些人总以为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但其实忘了其中运气的成分,而这种运气更有社会的原因,所以这种运气应该回报给社会。

      一位记者提出了关于中国的计划生育近年来开放二胎政策的问题,桑德尔教授先是笑言“我是外来和尚,不敢信口雌黄”,再接着回应道:在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规定了违反政策而多生的小孩要罚款,这样的话便会有人担忧出现富人因有钱而多生,穷人因为没钱而不能多生的情况。但在正常状态下,钱的多少并不决定生多少,生多少以及父母与儿女的关系应是有爱来决定,而非金钱。

      随后,有记者将中国的公共必修课同哈佛的公开课比较,中国的公共必修课往往成为学生逃课的首要选择科目,而桑德尔教授等人在哈佛开的公开课却很受欢迎,面对这样的情况,桑德尔教授提出了他的建议:“我对中国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我猜想也许是中国的公共必修课互动不够。在哈佛,我会让我在课上与学生有很多的互动,虽然这种尝试是有风险的,但风险也意味着不确定性,在课上你总会惊奇地发现有很多闪光点,学生成为自己学习的主导者,他们提出的观点帮助了同学也帮助了老师思考。”

      有记者就目前中国的雾霾情况,询问桑德尔教授的看法,桑德尔教授直言不能走美国的老路。他说:“美国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意识到工业发展并非唯一道路,如今在接受惨痛教训的同时,也正在努力改变。”他认为中国若是能以美国为鉴,应能避免一些错误,比如利用技术,将绿色经济有机融入工业发展。

      有一位恒大球迷的记者问到广州恒大花钱买球员,却不用“青训”来取得成功的情况,他询问桑德尔怎么看待这种“急功近利”?桑德尔教授坦言自己是波士顿红袜队的棒球迷,他对于金钱渗透进各个领域,尤其是体育界的情况深有同感。桑德尔教授提到,自己小时候很喜欢找棒球明星要签名,而如今的明星签名已经成为几十亿的产业。当签名被商业化之后,球迷与球员之间的联系就淡化了。桑德尔教授虽不反对广州恒大的做法,但认为还是需要一定的平衡。

      在见面会结束时,桑德尔教授表示非常期待今晚去到中山大学管理学院与中大的学生及其他观众的交流,还笑言下次来广州一定要看看恒大的比赛。

 

  • 讲座精彩片段掠影:


      晚上五点半左右,离桑德尔教授的《正义、金钱和市场》讲座还有一个半小时,梁球琚堂外已经聚集了很多期待进场的人。晚上七点整,讲座正式开始,桑德尔教授在一片掌声中进场,进场过程中还亲切地同座上的同学们握手。桑德尔教授上台后谈到自己来中国五次了,但来广州是第一次。上次就有很多学生在微博上面说:“桑德尔教授你下次一定要来广州!”因此,他来了。
 


      在讲座的过程中,桑德尔教授开启的每一节讨论都得到了观众们的热烈响应,每一个话题都有支持和反对的同学观众发言,以至于在观众发表意见的时候,时常传来“Second floor”和“Excuse me” 的示意声。

      当全场讨论到关于肾脏是否可卖的问题时,有一位女生提出人们售卖自己的器官就如妓女卖淫和男人卖精子一样,人们有选择出卖自己身体的权利,这一观点引起了全场的激烈反应,纷纷有人站起来应答。有人说:“卖肾脏与卖淫完全不同,人们需要肾脏却不一定需要性交。”有人说:“卖肾脏是建立在损害自己身体的基础上的,而卖精子不是。这是不是一个自由问题,而是一个伦理问题。”关于这个问题的这场讨论异常激烈,最后由桑德尔先生总结:“我们要思考两个问题。什么是真正的自由?我们是否真正地拥有自己的身体?”

      在关于是否要讲金钱引入教育机制的讨论中,一位男同学投了赞成票,他认为“用现金激励孩子读书”这一做法,在最初来看是对孩子们的激励。而在最后,他非常了然地说:“其实小学、中学老师交给我们的很多东西其实现在看来也是错的。他们教的知识也不见得就把我们引到了我们感兴趣的领域,所以一开始并不那么关键,更重要的是最后引向正确的道路。”这样一段十分源于人生经历的论证,引起了多数观众的共鸣与赞同。

      到了最后一节讨论中,关于黄牛党倒票的问题,在教授和观众们的讨论中几经分裂,每个人的观点发言都会生出新的“枝丫”,从倒卖音乐会票和火车票是否有问题,到音乐会票与火车票的意义是否相同,再到引入倒卖就诊号的例子。满场想要发言的人似乎都有着独特的看法,但几乎发言的观众都不约而同地持了反对意见。桑德尔教授为了讨论的继续进行,不得不一再强调——“我现在想要支持火车倒票的人发言”,但起来的观众仍是不住地表达着自己的反对,现场讨论的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在最后的总结中,桑德尔教授提到了一个小故事。在美国的一个幼儿园里,总有父母会在接孩子的时候迟到,幼儿园为此做了一个实验,决定对迟到的父母进行罚款,以此警醒父母们能按时接送。但罚款惩戒实施之后,有更多的父母迟到了,因为他们认为交了罚款就意味着幼儿园会看顾好他们的孩子,自己更没有按时到达的必要了。而后,幼儿园取消了罚款,但仍旧有很多父母迟到。听到这里,全场哗然。桑德尔教授解释说,这些人将罚款的用意理解为收费,实际上他们的价值观就已经受到了腐蚀,很难逆转了。

      晚上9点,演讲结束。桑德尔教授被台下的学生包围得水泄不通,热情的学生们纷纷涌上前去与他握手、合影、索求签名。紧接着开始桑德尔教授《反对完美》的新书签售会,拿着新书排队签名的长龙从舞台排到门口,场面相当壮观。
 


 

 

  

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博